Sail


手在键盘敲很轻


2018 年度总结

Preface

2018年总的说来,过得有些疲惫。时间很快,有的时候自己会被打得措手不及, 一晃就到年底了。


博客

先说说博客吧。

这两年写了两百多篇博客。在第一篇博客叶尖滴落的星球,我当时是这样写为什么要写博客的: 不过我还是得写博客,因为这个行动本身是对我有意义的。一是,可以让我跳出舒适区,我很懒。二是, 写博可以将行动与反思结合起来。一味的行动是不够的,一味的反思也是不够的。三是, 有助于我对自己所学进行更好的梳理。有时候为了讲清一个技术点,可能需要查阅很多文档资料, 才能理解得更深刻。

其实没想到会写这么久, 当时也才刚加入工作室两个多月。中途有想过,还要不要继续写博客,因为这件事情还是蛮耗费时间的。

今年上半年还在百度实习, 因为自己负责了一个新项目, 周末还需要学习学校的功课, 那阵子博客几乎没怎么更新。导致有朋友问我怎么不写博客了。也偶尔收到一些同学反馈,说 看了博客有收获。

在过去的日子, 博客是我主要记录学习内容的地方。因为老了, 记忆力已经大不如从前。有的问题当时解决了, 没做记录, 下次遇到又折腾了半天。明年还会继续学习。


工作 && 生活 && 学习

因为某些原因,今年我换了份工作,也换了个城市。从北京百度到成都美团。
1.jpeg

五月结束了实习, 就回到了学校。 实习期间是有回过几次学校的, 虽然只在学校待几天, 但是走在校园里, 整个人都很惬意轻松。这是我走在西二旗所感受不到的(笑)。 工作的时候,我更多的被业务推动, 因为业务的需要去补充、学习自己的技术。不像之前在学校的时候, 有大把时间挥霍, 研究感兴趣的技术。毋庸置疑, 技术是需要去帮助业务更好的发展, 但是当仅限于当前的业务去学习的时候, 似乎走得慢了一些。

实习的时候, 虽然累了一点, 不过还是能学了不少东西。比较幸运的是,我和果普是一同从学校去帝都实习的。因为百度和滴滴离得很近,所以我们租了一套房。后来工作室大二的远爷(西二旗第一)寒假也来搜狐实习了,我们三个就住在了一起。 远爷最初是安全学院的, 但是远爷在初三就开始写代码了,后来很轻松的转到了妓院。远爷是我们三个当中, 唯一一个能独自撸完前后端、Android以及IOS的。加之安全学院出身, 所以还擅长渗透和逆向。那时候比特币还在高位, 远爷周末还会宅在家挖矿。 在全方位了解到远爷的技术实力后, 我感受到了程序员的中年危机, 虽然那时我才20岁。每天早上, 我们从融泽嘉园走到西二旗地铁站, 这一段路也是我们的商业胡吹之路。今年我吹逼的进步远大于在技术上的进步。

寒假结束没多久远爷就回学校了, 四月果普也从滴滴跳槽去了头条。五月我还没确定是否要回成都, 就离开百度回学校了。

实习期间我才真切的意识到整块整块的学习时间是很宝贵的。比较遗憾的是, 实习结束在学校的日子, 我对于时间的分配并没有做得很好。

12月初, 开始了在美团的工作。二十多天下来, 参与了三个项目,可以说是很刺激了。在成都工作和在北京工作相比, 目前最大的感受是在成都能更好的生活。日子久一些或许会有更多的想法。

一年下来, 技术上虽然有一点小进步, 但是感觉自己越来越菜。工作过后, 意识到技术之外还有很多能力也很重要, 所以目前就是全方位的菜。

今年还做了一些事情, 比如锻炼减肥。实习结束过后,减了20多斤。有的人因为疾病从我身边永远离去,还是好好爱惜身体吧。


音乐

今年Jay依旧没有出新专辑。

1.jpg

2017年我在开发的应用上尝试着和音乐做了一些结合。明年会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, 有更多的尝试。


新年

时间过得真的很快。今年因为各种原因, 我比往年更多的感觉到了疲惫。

有时候会想起, 大一、大二写代码的日子, 那时候虽然技术菜, 但是想得更少了些。


昨晚龚锐姐姐给我发了《不能说的秘密》音乐剧。

虽然发生了很多事, 今年就写到这里, 其余全部是秘密。

© 2016-2019. | 由Hexo强力驱动 | 主题Huno | 渝ICP备17002561号 | 不装弱了,我要做大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