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il


手在键盘敲很轻


一翘到底

本文是我为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》课程瞎写的课程演讲稿。

我们小组是围绕第二章第三节—从必然走向自由来进行讲解的。

自由很重要。

有句话是这样讲的: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自由故,两者皆可抛。 自由的重要性可见一般。

但自由又是一个大而抽象的题目,我们小组把题目更具象一些。

如何优雅地翘课?


为什么说是优雅的翘课呢?

我有一个朋友,叫做A君。他几次对我说到,这个纪老师啊,每次我不来上马原,她就要点名,偏偏我来了,她就不点名了。我告诉她,她都不会相信。

有的同学,偶尔会感慨一下,翘了这么多课,依然过不好这一生。偏偏有同学,翘了很多课,依然考高分。

希望通过我们小组的研究,给大家一点收获。


正确认识翘课

不要带着有色眼镜来看翘课这件事情,就像我们不应该带着有色眼睛看挂科这事一样,不要把他们看做妖魔鬼怪。翘课是很稀松平常的一件事,就像我们都要吃饭一样。只是有的人吃得多一点,有的人吃得少一些罢了。

翘课的理由多样,一百个同学可能有一百个翘课的理由。但总结起来,无非是想翘课换取自由的时间,来做自己先做的事情。

话虽如此,但翘课也是有境界之分的。正如有的人被叫做饭桶,而另一批人被称为美食家。

有的同学翘课是为了体验那种冒险的感觉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堂课老师会不会点名。这一点,想必翘过课的同学都能明白。

有的同学仅仅是想多睡一会儿罢了。

有的同学一心想上王者,在荣耀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有的同学是因为玩了一整夜的手机。

有的同学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写了整夜的代码,或者是正在键盘上敲击下一段段程序。

有的同学是因为完全可以自学,没有必要来上课。

翘课的境界取决于为什么翘课,或者说翘课的时间用去干嘛了。

倘若有了清楚的规划、目标,有计划的翘课是很好的。 哪怕退学也不无不可。


如何翘课,这是一门很深的学问。

根据我们小组五人多年翘课的经历,总结了一些,仅供参考。

常规的方法有如下几种

  • 寝室间互帮互助,建立起深厚的革命友谊,互相答到
    这种方法常常在大规模点名的时候失效

  • 通过理性分析,预测点名还是不点名
    比如上堂课点名了,下堂课很可能不点名
    比如周一上午的第一节比较容易点名
    比如假期前的最后一堂课容易点名
    雷雨天气更容易点名

这些方法虽然可以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,但是比如我前面提到的A君,每逢他翘课,老师都点名了。他来的时候却不点名。

这说明了翘课是有风险的。


这里有一个更加优雅的翘课方法

那便是不要有选择性的翘课。也就是说要一翘到底。

因为老师总是要点名的,倘若你想根据套路来规避老师点名,可以想象,几乎是必然会失败的。更何况女人心思难猜,更是难上加难了。

翘课的时候要大胆一点,要果断一点。既然决定了翘课,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。一翘到底在我看来是最好的办法,因为这样你不用忧心老师是否点名与否,你也不会去考虑下堂课老师是否点名。

就拿我们小组的柳安宇来说,大一的军事理论课,他不曾去上过一堂课,直到快要期末了,他才去上第一堂课。恰恰这堂课,老师问他几次没来上课了,两次还是三次还是几次。

柳安宇回答到,这是我第一次来上课。

© 2016-2019. | 由Hexo强力驱动 | 主题Huno | 渝ICP备17002561号 | 不装弱了,我要做大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