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il


手在键盘敲很轻


吃的都是茄科

今天是3月14日。

习惯性地键入biying,一张很熟悉的图。

松茎横截图

在那些炎热的日子,大抵是下午三四点,赵红老师在讲台上反反复复地讲着植物的横切图,纵切图,以及更多植物分类学的知识。

我昏昏欲睡,强打着精神。角质膜、皮孔、叶柄、托叶什么的我都忘了。但还记得窗外的阳光着陆在她的黄色连衣裙上。也许不是黄色。

于我,植物解剖学难度远胜于人体解剖学,甚至是生物化学。


参加生竞的同学,从一开始接近百人,最后只剩下我们几人。

那一两年的时间里,学了不少,什么动物分类学,动物行为学,微生物学,遗传学,人体解剖学,植物生理学啥的。

此刻想起来,所学的,几近忘光了。


高一暑假,育才举办国际象棋青少年组比赛。作为东道主,年级各学科竞赛的同学都搬迁到分校区上课去了。

听说,前来参赛的外国友人,看到入住的房间(也就是我们的宿舍),哭着问爸妈为什么厕所没有马桶…后来出去住宾馆了。

在分校区,我与胖子、好人、曾毅还有另一个同学(忘了名字,且叫做Z君吧),同住一个房间。

曾毅是我同班同学,学的是物理竞赛。

胖子与好人同是学数学竞赛的。

据胖子讲,此前他曾在解一道几百年前某数学家证明的一题。

这题在书页偏底部。最后一行写着xxx年xxx数学家证明了这

这题很难,胖子前前后后解了一个月左右。也不肯看解析,试图证明出来以证明自己。

某日,好人偶然发现他在解这题,告诉他这题是错的。

胖子大惊,翻开下一页,第一行写着 题是错误的。

Z君搞的是信息学科竞赛,编程的。

那是我还不懂编程,更别提代码了。心里想的都是连锁与互换定律。世事难料,如今热爱上了编程。


最后集训的日子,气氛已经很紧张了。

那是我这些年来,生物知识储备量的巅峰了。

有次下午,何媛,陈宇航、我三人一同吃饭。一盘干煸土豆(有辣椒),一份茄子,一份番茄炒蛋,或许还有别的菜。

吃着吃着,不知是我们中的谁说,哈哈,每道菜都有茄科的植物呢…


如今,他们有的学了动物医学,有的学了法医,有的研究癌症领域…有的不清楚,而我还在搬砖。

虽然忘了很多知识,但还是很不错。

对动物、植物、微生物、生化、人体解剖都有所了解。比从前更留心观察花草。

闻到雨后扑鼻的泥土气息,心中了然是放线菌的功劳。

吃土豆的时候,偶尔也会想到,这是茄科呢,辣椒也是。

© 2016-2019. | 由Hexo强力驱动 | 主题Huno | 渝ICP备17002561号 | 不装弱了,我要做大佬